• 红色建筑 | 人民英雄纪念碑的设计与建造始末

     

    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中心,巍然矗立着中国历史上最大的纪念碑——人民英雄纪念碑,它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为纪念中国近现代史上的革命烈士而修建的。

     

    从1949年9月30日奠基,到1958年4月22日建成,历时近9年,人民英雄纪念碑的修建是新中国成立以来耗时最长的国家级公共艺术工程。其设计与建造,汇集了一大批当时全国著名的文史专家、建筑家、美术家、雕刻家及能工巧匠。这座雄伟挺拔的纪念碑,记录着近现代中华民族历史的荣与辱,也凝聚着近现代历史中革命先烈的血与魂。

     

    建碑主题:纪念死者 鼓舞生者

     微信图片_20210716165223.png


    在中国传统建筑中,“碑”是最为源远流长的一种,它的特点是“以文勒石”,以文“述德”“铭功”“记事”,带有碑文题字、展现书法艺术的建筑类型,具有鲜明的民族风格。人民英雄纪念碑的碑身正面(北面),镌刻着毛泽东主席1955年6月9日所题的“人民英雄永垂不朽”八个金箔大字;背面则是由毛泽东主席起草,周恩来总理题写的由金箔制成的小楷字体的碑文。

     

    碑文虽然简短,却倾注着对人民英雄光辉业绩的深切缅怀,凸现出“纪念死者,鼓舞生者”的建碑主题,高度概括了中国近代历史的完整全貌,全面系统地勾勒出不同时期人民革命的斗争历程。精炼的碑文既为整座纪念碑奠定了思想基础,也为纪念碑设计和建设确定了时代主题。

     

    人民英雄纪念碑,是一座真正的历史丰碑。从1840年6月鸦片战争爆发,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中国的近现代史是一部中国人民奋起抗争、实现自由民主的探索史,也是一部中华民族抵抗侵略,打倒帝国主义以实现民族解放、打倒封建主义以实现人民富强的斗争史。1840年至1949年,在这一时期中,迷惘与希望交织,渺小与崇高辉映,无数革命英雄先烈们奋勇献身,与封建黑暗勇敢搏击,他们为跌宕起伏、波澜壮阔的中国近代历史画卷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笔。

     

    纪念碑以凝固的石刻,反映鲜活的历史,以纪念逝者的方式,鼓舞着后人:为了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为了国家繁荣富强,无数英雄先烈前赴后继、献出生命,他们的革命精神永不磨灭、永垂不朽。

     

    设计创作:推陈出新 匠心镌刻

     微信图片_20210716165231.png

    人民英雄纪念碑位于北京天安门广场中心,即天安门南约463米、正阳门北约440米的南北中轴线上,与天安门、正阳门形成一个和谐的、一致的、完整的建筑群。纪念碑呈方形,碑基占地面积3000多平方米,碑高37.94米,由17000块坚固美观的花岗石和汉白玉砌成,呈现出庄严宏伟的雄姿。

     

    关于碑身形状,1953年,人民英雄纪念碑兴建委员会从240多件设计方案中精选出矮而分散的典型设计、高而分散的典型设计、做成三座门的设计、矩形主柱式碑形等8种碑形设计方案。这些方案大体可以归纳成两大类:一类是建筑型设计方案,另一类是雕塑型设计方案。经多次座谈讨论,最后确定以突出毛泽东主席题写的“人民英雄永垂不朽”八个大字为主题的四方体建设方案。

     

    中国古代石碑起源于墓葬之用,多为扁平形态,这一碑形“矮小郁沉,缺乏英雄气概”。石碑以南北为主立面,分为碑阳、碑阴,形状是四方体的较为少见。

     

    建筑学家梁思成在20世纪50年代曾提出过一条著名的“中而新、西而新、中而古、西而古”建筑设计评价标准,他认为建筑民族化不能等同于简单复古,而是要推陈出新。人民英雄纪念碑四方体的碑形设计,正是他“中而新”观点的集中体现。

     

    天安门广场南北长、东西短,人民英雄纪念碑如果只有南、北两面,而东、西面过扁,必然会影响气势,也不利于东、西方向的群众观瞻。因此,在保持中轴线上南、北立面重要性的同时,也有必要加宽纪念碑的东、西立面,从而为纪念碑四面的浮雕创作奠定建筑基础。

     

    浮雕创作在纪念碑设计中占有重要的地位。纪念碑分台座、须弥座和碑身三部分,台座上是大小两层须弥座,下层须弥座束腰部四面镶嵌着八块巨大的汉白玉浮雕。雕塑的内容经由历史学家范文澜先生领导的小组认真推敲,并由中央审定,包括10块浮雕、8个题材,主题分别为虎门销烟、金田起义、武昌起义、五四运动、五卅运动、南昌起义、抗日战争及解放全国。

     

    8个题材的雕塑是由8位精选出来的雕塑家来完成的,他们互相观摩讨论,进入理性的思维,在风格上取得协调。在创作过程中,除了借鉴西方纪念碑的典范,雕塑家们还结队赴西安、洛阳龙门石窟等地参观鉴赏中国古代的雕刻遗产,并将一些雕刻精品复制下来,观摩学习。

     

    雕塑的实际镌刻,由相当数量的“艺匠”来完成。10块汉白玉的大浮雕,镶嵌在大碑座的四周,高2米,总长40.68米的大型浮雕,雕刻着170多个人物,每幅浮雕里有20个左右英雄人物,每个人物都和真人一样大小,他们的面貌、性格、思想、感情和姿态形象都不相同,生动地展现历史的风貌、人民的抗争、先烈的风骨、民族的正气。

     

    人民英雄纪念碑的浮雕创作,不仅是20世纪中国近现代艺术作品中极具历史性和艺术性的代表作,而且使新中国成立后的雕塑艺术达到一个新的高峰。

     

    建设施工:精心采石 艰辛运输

     微信图片_20210716165236.png

    1951年4月29日,北京市人民政府与中央文化部、军委总政治部、政协全国委员会等9家相关单位,召开纪念碑兴建座谈会,决定成立“首都人民英雄纪念碑兴建委员会”,负责兴建工作。

     

    1952年8月1日,修建纪念碑工程正式开工。“共和国第一碑”的建造,最主要的是选好碑心石,兴建委员会对碑心石材料的选择,十分严谨慎重。当时从全国各地采来的碑心石样,都被送到材料实验室进行检测,进行全面的比较衡量。最后,采自青岛浮山的花岗石石样因色泽、质地出众而入选。

     

    纪念碑的碑心石,是建碑中最主要的一块大石料,称得上是中国建筑史上少有的完整的花岗岩,重达百吨。1953年4月,数百名工匠在青岛市郊浮山采石场开展开采工作。工人们在石料四周挖了个4米深的沟槽,再沿沟槽凿上几十个对称的楔子眼。然后,再在石料的两个长边对称凿出8个窝龛,在每个窝龛里放上起重量为200吨的千斤顶。采掘时,由石匠手持大锤将铁楔子插入楔子眼中,四面同时发力捶打,8个千斤顶一起压足力量……经3个月的开采,石料按预定方案成功从岩体分离。这块石料,长15.3米,宽3.55米,厚2.1米,重达300多吨。专家查看后认为,开出的荒料很好,符合纪念碑的建造要求。

     

    石料的运输也面临重重困难。浮山采石场距青岛火车站约30公里路程,大部为丘陵地形。为方便转运,施工人员对石料进行两次加工,减轻其重量。之后,他们用千斤顶将石料放置在一个6吨重的卷扬机钢骨架上,沿搬运路线铺设一个移动“铁轨”,历经整整34天,这块大石料终于被运到了青岛火车站。到达青岛火车站后,又遇到了新难题:石料重量超过了负责运送的火车的额定载质量。经多方商量,决定在火车站就地对石料再进行一次加工,第三次加工后,石料重量减到94吨。1953年10月16日,石料终于安全运抵北京。

     

    石料就位后,需要将其侧立进行加工。工人们首先用厚木料包住石料,用铁夹箍紧,然后再按预定厚度0.6米进行加工,将其减重到60吨。依当时条件,把60吨的石头安全吊起20多米高并顺利安装到碑身上,绝非一件易事。工人们用相同的石料造了一个小型的碑心石和小型的碑体,经多次模拟实验,最终制定了安装方案——利用滑轮原理,将纪念碑内部的混凝土方筒直接作为起重支柱,使用卷扬机进行吊装。碑身两旁各立一个高吊杆,以调整石料的摆动及平正,经过整整6个小时,碑心石最终吊装就位。

     

    人民英雄纪念碑石料的采、运、装、雕,每一步都历经艰辛。仅碑心石采运一项就耗时7个半月,前后共有七千余名工作人员参与其中。

     

    1958年4月22日,庄严肃穆的人民英雄纪念碑终于建成,这座凝聚着众多设计者、建造者的智慧、心血和汗水的纪念碑,成为天安门广场上的标志性建筑。

     

    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建筑设计、浮雕创作与工程施工,皆突出体现了“人民英雄永垂不朽”的碑文思想。作为“历史的镜子”与“永久的坐标”,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建立,在时间与空间上都拥有着重大的历史文化意义。

     


    来源:建筑时报